?
色妹妹,www.日夜擼,宜春院美國,馬色堂影院,處夜網綜合,倫理電影,快播電影
?
?
網站首頁 > 激情小說 > 紅潤雪腮

紅潤雪腮

紅潤雪腮


剛待好好,又提這事,晦氣,極度晦氣啊!明天再去,那今天老子受的這番折磨不就白受了嗎?繼續裝下去,明天去不了,后天呢?大后天呢?大大后天呢?奶奶的呀,何時才是個頭啊?越想越恐,越想越煩,越想心越沒底,不由自主又開始頹廢起來。你又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間臉色又這么難看了?又有點兒難受。別喝了,也別吃了,趕緊上床休息去。我故意裝著步履蹣跚,疼痛難受的樣子。冼梅趕忙用手攙住我走了四五米來到了床上。我充分發揮自己的表演潛質,齜牙咧嘴地躺到了床上。嘿嘿,老子要裝足裝像,不然是很難騙過這丫的。我這一裝,她就以我為中心了。不再提走的事了,趴在我旁邊開始照顧我。有個心理學家說過: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定要笑,要讓自己面帶微笑,你的心情就會慢慢好起來的。我水中毒和拉肚子是事實,但吃上藥已經基本完好。但這一裝,沒過多長時間,自己也認為自己還沒有好利索,躺在床上,越感覺越TM像個病秧子,渾身乏力,開始昏昏欲睡。冼梅趴在我的左側,邊給我輕輕按摩邊細心觀察我。一撇一捺是個人,寫起來很簡單,但也是賤的很。尤其是男人在美女面前不想賤也不行。但同時被美女呵護的感覺真TM爽,爽的要么兇猛似狼,要么纏綿似睡。老子這一裝,直接裝進了纏綿似睡狀態。冼梅忽地一下起來了,我一驚頓時沒有了一絲兒的睡意。阿梅,你還要走啊?你好受點了嗎?不行,還是難受。……那我不回去了,留下來照顧你,你好好休息吧。嗯,你也來休息啊。我等會,去洗把臉。冼梅今天很是疲勞,我又假裝沒好,她更是牽腸掛肚,神情愈加憔悴。聽著洗手間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心中很是謙然愧然。但為了不使腳踏兩只船的事情敗露,只好硬著頭皮裝下去。MD,裝病實際上也是一種痛苦。想想永樂皇帝在當燕王時為了韜光養晦,竟連自己的屎尿都吃,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后終于當上了大明皇帝。老子不為了當皇帝,只為了不使事情敗露,不想失去身邊的兩位美女,只好假裝到底了。在這個世上,干啥也不容易啊,都得要付出才行,沒有不勞而獲的東東掉在你的爪子上。冼梅洗完臉出來,坐在床沿上,深深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她心中還在為白天那獎勵的事不開心。阿梅,你是不是還在想那個獎勵的事?是啊,我一想起這事來就憋氣。算了,從一開始我就對這獎勵不抱有任何奢望。我也沒把這錢放在心上,但這事他們做的確實太過分了。真是鼠目寸光,這樣怎么能夠調動員工們的工作積極性。他們本就是老鼠,想讓他們變成貓那是不可能的。哎,要不擔心他們給你穿小鞋,今天我非得和他們大鬧一番,把這件事扭過來,算了,不但為了我,也要為了李主任,這件事就當一張紙掀過去了。哼,多行不義必自斃,他們這么做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阿梅,不要再提這件煩心的事了,我們好好珍惜我們的二人世界吧!你還難受嗎?好點了,你也睡吧!嗯。她嗯了一聲,便將外套脫了去,內衣*褲沒有脫,平躺在我身邊。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哧溜就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除去,精光精光地緊緊抱住她,先來了個忘情地深深地長久地吻。吻的她呼吸急促起來,嗓子里*吟聲不斷。我剛想脫去她的內衣*褲,她立即阻止了我。今天你身體不好,還沒有復元,不要光想那事了,好好休息吧。她邊柔聲說邊伸雙臂將我緊緊抱住。暈,狂暈,要是這樣抱著能睡過去,除非具有柳下惠那般定力。但老子在這方面免疫力極低,幾乎沒有任何自制力。看我又待不老實起來,冼梅俏臉一繃,假裝生氣。你再這樣,我就走了。阿梅,我憋的難受。憋的難受有什么了?我進門時看到你那樣子把我嚇壞了。你現在身體沒好,就不要想三想四了。我知道你這是為我好,但你不讓我那樣,豈不是變相地虐待我?我的話聲一落,她燦然一笑,本就紅潤的雪腮愈加地鮮艷。我忍不住張開血盆大口,將她那欲滴出水的香腮咬了幾口。她咯咯嬌笑,伸手扭了霸王槍一把,結果沒扭動。啊?怎么這么硬?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做好準備,只等待命令了,能不硬嗎?咯咯……咯咯……她竟然笑個沒完。阿梅,你別光下蛋,也得孵蛋啊。嗯?臭小子,說什么呢?你咯咯地光笑,下蛋下個沒完,該孵蛋了。你又在沾我便宜,哼。邊說邊又使勁擰了一把整裝待發的霸王槍,險些讓它提前上膛。當我俯下身子再去親她時,她吻的比我更加熱烈,更加投入,更加深情,更加專注了。干啥也是女的比男的更加投入。男人的*體和感情是可以分開的,拔上口下巾無情,就是指的這個道理。但女人不行,女人的*體和感情是無法分開的,所謂女人是水就是這么個道理,要蒸發就一起蒸發,升到太空;要冷凍就一塊凍住,沉到加勒比海底。吻的嘴上快沒了皮才抬起頭來。冼梅百般柔情地盯視著我,杏面桃腮,熱氣潮紅。她伸手將我抬起的頭扳住拉了下來,將我的小腦袋埋在她的秀耳旁。她俯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你的身體沒事吧?她的話聲很輕,并且有些顫抖,這是極度激動,超高興奮的跡象,我心中大喜,也不免激動興奮起來,話聲竟也有了些發顫:嗯,我身體沒事的。她嗯了一聲,親了親我的面頰,又繼續說道:我以前看過一本書,書上有個著名心理學家說過一段話,我至今記憶猶新。哦?什么話啊?說是如果男女相親相愛,在一起做那事的時候,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就會驗證男女相親相愛的有多深了。啊?還有這種事?怎么才是反其道而行之?她又使勁將我抱的更緊了,幾乎貼住了我的耳際,呵著熱氣更加柔情地說:就是在做那事時,光放在里邊,男女都不要動,看能不能都達到高*。暈,我這還是第一次聽說,竟不住好奇起來。放在里邊不動,那多難受啊。你不試試怎么就知道難受?光憑想象就受不了,還不如不放。你敢……暈,現在反過來了,剛才是我主動,現在成她主動了。我嘿嘿壞笑著,急忙動手去給她脫那僅剩的內衣*褲。看我脫得有些笨手笨腳,她欠身動手來幫忙。當她那冰清玉潔的香體呈現在我面前時,我禁不住*吟起來。猴急猴急地撲到她的身上。她溫柔地一笑,笑得我的靈魂都快出竅。你記住了嗎?放進去后不能動,看我們能不能達到高*?她要不說,我可能就真的放進去后海動起來。梅,是我不動,還是我們都不動?都不動。狂暈啊,這樣豈不是將一塊活色活香地紅燒肉擱在嘴中不能咀嚼一樣嗎?討厭,我就是想試試那個大心理學家說的準不準。好,你盡管試。我先射了這一次,下次再試行不行?不行,人家那個大心理學家還說了,要在雙方都很饑的情況下才有效果。你要是射了,還會像現在這樣饑嗎?那個大心理學家叫什么名字?忘記了。不知道名字,想罵也沒對象,真TM憋屈。罵什么罵?我就是看看你愛我有多深,我愛你有多深,你應該欣喜萬分才對,怎么還想罵人?好,我不罵人,我欣喜萬分,萬分欣喜,嘿嘿……我邊說邊苦笑著。你這笑比哭還難看,爺爺的。啊?你敢罵我?就罵你怎么了?哈哈……你要不聽我的,我就一腳把你踹下去。梅,你真的要踹我。我什么時候說話不算數了,不聽就踹。(汗,這丫說到做到,我真的有點兒怕怕。梅,要是控制不住動了起來咋辦?我那可不是故意的,是控制不住了,不能怨我。這個好辦,嘿嘿……她邊說邊連連壞笑著,伸手把她的兩個耳墜解了下來,直到解完,我才看清楚,那兩個耳墜上分別有一根又細又尖泛著寒光的針頭。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就把兩個針頭分別握在手中,分別抵住了我的兩半屁股。梅,你這是干啥?嘿嘿,你只要一動就挨扎,看你還敢動不。我的老天啊,你這不是折磨我嗎?臭小子,不是折磨你,我就想試試嘛。她說到最后的時候,語氣竟開始有了哀求的意思。就你這臭妞子花樣多。嘿嘿。沒辦法,現在只能按著她說的去做了。阿梅,你先把針放下,我不動就是了。你能做到嗎?能,我也想看看我們愛的有多么深。呵呵,好。但如果你動,我立即再用針。好,你說了算。NND,這小臭妞子剛柔相濟,在跟我打太極拳呢。不,是TM的太極針。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老子先把霸王槍放進去再說,走一步說一步,顧不了那么多了。到時候忍不住非要動,大不了讓她將屁股扎爛,就當她在老子的屁股上繡花了。很快我就把霸王槍全部放了進去,接下來就是一動不動了。老子的軀體不動,屁股不動,霸王槍在桃花洞中自個兒一撅一撅地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吧。不一會兒,冼性感有了感覺,她俯在我耳邊,哈著熱氣又輕又柔地說:你這臭小子,你還會這一手啊。說完之后輕聲*吟了起來。我也像她那樣,深深埋下頭去咬耳朵:梅,我這叫內動外不動,舒服嗎?嗯,很……舒服。說到這里,她的*吟聲明顯大了不少。NND,如果那個狗日的心理學家說的是真事,看來我愛冼梅的程度不如她愛我的多,禁不住有些慚愧,便想也盡快亢奮起來。但沒法抽動,一時半會兒還就亢奮不起來。哎,矛盾無處不在啊!冼梅又趴在我耳邊*吟著說:我愛你。說完之后,用牙齒輕輕咬著我的耳垂。她說的我愛你這三個字,將處于矛盾中的我給徹底拽了出來,立馬去了盾只剩下了矛。要在平時她說這三個字,我可能感觸不深。但此時此刻聽到她說這三個字,雖然聲音極低,卻似雷霆震撼,巨電閃身,禁不住也*吟著對她柔聲說:我也愛你。說完之后,如法炮制,也用牙咬住了她的耳垂。冼梅的下身已經濕漉漉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便開始微動起來,剛剛輕輕地**了幾下,冼梅夢寐般說道:不要動。我也想不動,但確實控制不動,就沒有聽她的,又動了幾下。當再想動時,屁股上突地疼痛起來。我意識到這是冼梅把那耳墜針用上了,NND,這丫做任何事都是那么地執著。耳墜針扎在屁股上,血出不來反而更加疼痛。我只好老老實實地不動了。冼梅俯在我耳旁,埋怨道:讓你別動你偏動,我本來都快到了,你真討厭。好了,我再也不動了。嗯,我們看看那個心理學家說的是不是真的?好吧。我邊說好吧邊肚中大罵那個不知名的心理學家,狗日的混蛋王八蛋。梅,你把耳墜針拿掉吧,這樣我很難到達高*的。好吧,你如再動,我就把你踹下去。好的,我不會再動了。我又咬了一會兒她的耳垂,禁不住情濃欲濃地說道:我愛你。她臉上噴著熱氣,口中哈著香氣,蚊蠅般輕聲慢語回道:我也愛你。每隔一段時間,我和她交替說這幾個字,有時我先說我愛你她后說我也愛你,有時她先說我愛你我后我也愛你。雖是不斷重復,但在此時此刻。這幾個字所產生的巨大推動力是無法想象的。冼梅的桃花洞洞已經是很濕很濕了,霸王槍又自動撅了幾撅,冼梅的*吟聲大了起來,并緊緊環抱住我,*吟聲中竟有些輕輕的啜泣聲。暈,這丫該不會哭了吧?我微微抬頭仔細一看,NND,不是哭,而是到達性高*興奮的。這丫果然在不動的情況下到達高*了,難道那個狗日的心理學家說的是真的?汗,她到達高*了,偶還沒有,如果被她發現,豈不讓她傷心。事實上我愛她已經超過愛惜自己的生命。著急之下,又不能動,無法**,這種滋味當真說不上的難受,當然難受的同時,也是極度的興奮,是興奮的難受。就在這時,冼梅親住了我,我們兩個的舌頭又纏粘在一起,嘴唇牙齒緊緊粘連在一起。冼梅愈發地興奮起來,嘴巴在接吻,*吟聲都從鼻子中噴出。此時,從她鼻子中發出來的*吟聲令我消魂蝕骨,亢奮不已。她的桃花洞壁開始收縮起來,一松一收,一緊一縮,令我再也無法忍受,霸王槍一撅一撅地不停。很快,我也到達了高*,狂泄不止。這種在靜止不動的情況下狂噴,興奮感竟比高速波浪運動的時候還要興奮,還要刺激,還要不言而喻。我是臭汗流淌,冼梅是香汗淋漓。她面如艷桃,流光溢彩,抿嘴幸福地笑著,甜甜地說:我信了,看來那個大心理學家說的很準,我們都到達了高*,說明我們雙方都深深地愛著對方。是啊,不試不知道,一試才明了。看來那個大心理學家是經過無數次的實踐才得出這么個結論的。呵呵,嗯,應該是的。說到最后,本對這件事持懷疑態度的我有點兒找不到北了。靜止*愛試情弦,靜深動淺非常難。我愛你我也愛你,話語催情性無邊。我把這一現象總結為‘靜試’,并進一步注入了文化氣息,美其名曰‘試情’。我們兩個邊說邊又緊緊摟抱在一起,臉掛幸福的甜笑,帶著極大的滿足感,雙雙沉沉睡去。一覺醒來,天色微明,窗外傳來鳥兒的啁啾囀啼聲,聲聲入耳,催人性發。昨天吵架,肚疼拉稀,加上水中毒,把老子折騰了個半死。又和冼梅來了個靜止*愛試情弦(試情)當真是身心疲憊到極點。但經過這一夜的深睡,體力精力基本恢復。聽著外邊的鳥兒叫,開始蠢蠢欲動不老實起來。冼梅就像一個睡貓般,緊緊地依偎著我。佳人共枕臥身畔,赤身果體笑夢甜。美輪美奐又絕艷,老子不享太也難。我怕弄醒睡夢中甜甜微笑的冼梅,只好借勢用勢,采取側臥式,將她那白白嫩嫩的粉腿搭在我的胯上,沒費吹灰之力,霸王槍就偷襲成功。冼梅夢囈般地嘟囔道:討厭,不要打擾人家睡覺。嗯嗯,哼哼,嗯……嗯……哼……哼……就在我快要到達巔峰的時候,冼梅徹底醒了過來,她看到我快要一身一寸的時候,急呼讓我等等她,但我實在等不了了。等霸王槍將子彈射了出去后,氣的她雙臂急搗,粉拳在我背上捶個不停。吃過早飯后,我和冼梅雙雙共同去上班。MD,竟有一種‘夫妻雙雙出門庭,牽手笑語喜盈盈’的美妙感覺。冼梅開著母雷克薩斯,載著我歡聲笑語地向單位駛去。到了單位,我想先去看看李感性。結果敲了半天門,沒動靜,這丫還沒來。希特勒同志今天來的很早,看他的言談舉止,賤骨頭縫里都往外透著興奮和歡樂。但老子明顯地感覺到這B的這種興奮和歡樂是典型的小人得志的興奮和歡樂。MD,老崔這B不會是有什么喜事吧?不然這家伙不會這么像B。費煞苦心想了好長時間,也沒有想出這賤B會有他娘的什么喜事。沒過一刻鐘,辦公室其他的人陸陸續續地都來了。肖娜這愛娃也TM的一臉興奮和歡樂。這對狗男女不會在早晨臨上班之前先嘿咻了一番吧?MD,就是狗大清早起來也不會嘿咻啊?難道這對奸夫淫婦還不如狗?肖娜這個女人這么點點,那方面竟如此之強悍,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女不可斗量。我聽著走廊上傳來李杏的聲音,急忙走了出去。我緊隨其后進了她辦公室。李感性今天穿了一身鮮艷的外套,顯得愈發俊美,婀娜多姿。她看到我進來,嫣然一笑,俏目生輝。我剛要開口說話,她淺淺一笑,雪腮飛紅,嬌嗔地說:你先出去,我要換衣服了。我又饞又壞地笑了笑,說道:你先不要換,我喜歡看你穿這身衣服。說完又故意吞了吞口水。惹的李感性笑靨頓生,嫵媚艷然。她索性沒有坐到辦公椅上,而是直接將翹臀靠在辦公桌的外沿,雙臂環抱胸前,眼睛柔柔地看著我。MD,剛才吞的口水是假的,是故意那么做的。這次的口水是真的,竟連著吞了幾口,李感性看著看著,秀目里竟有了調皮的韻味,俏皮地問我:你這小子,是不是想把我吃了?嗯,你太美了,我不但把你吃了,還要把你整個兒囫圇地吞到肚子里。這句話說完,才將最后的一大口口水咽了下去,還不要臉地發出了輕微的咕咚聲。李感性溫存地一笑,輕聲問我:你想我了?嗯,想,天天想,日日想,夜夜想。說完這句話,小DD竟撅呼呼地抬起了頭,瞄準李感性那里,指向了早晨上班的時刻區間。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的色心大盛,估計都從一對小眼中顯露出來了,想遮掩那是不可能的,老子的功力還沒到那份上,現在最多算個剛出道的小流氓。也許李感性覺察到了我的細微變化,抿住嘴笑了起來,嫵嫵媚媚地白了我一眼,桃面含笑轉身向里走,翹臀坐在了辦公椅上。眼睛更加俏皮地看著我,玉面桃腮更加地紅了。看她這副樣子,我的獸欲減退,真情漸濃,忍不住說道:杏姐,我和你之間有磁場了。嗯?什么磁場?情人磁場。呵呵,情人之間還有磁場?當然了,心心相印這四個字就是對情人磁場最好的詮釋。呵呵,興許吧。什么興許?是事實啊,要不我有什么細微變化,你怎么立馬就能感覺到?臭小子,又在胡說八道。嘿嘿……我不由自主地壞笑起來。對了,昨晚我和行領導出去吃飯了。哦,我知道。誰告訴你的?冼梅。……嗯?冼梅不是昨天要請你吃飯嗎?你忘了?哦,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冼梅來約過我,開始我答應了,結果行領導又叫我出去吃飯,我就把這事擱下了……哦,對了,昨天冼梅好像還說把你一塊叫上。是啊,冼梅開始是說咱們三個一塊出去吃飯喝茶,最后又說你不去了,我們也就沒去。嗯,冼梅很有正義感,她這是在為我們兩個打抱不平啊,這丫頭真的很不錯。是的。聽李感性當面夸獎冼性感,老子的心里暖暖的。猶如在冰天雪地中抱了個暖火爐,外冷內熱極其爽。杏姐,昨天和行領導一塊吃飯,他們沒有再難為你吧?那倒沒有,但我還在為你爭取。爭取什么?你的獎勵啊!我不要了,沒勁。不行,我和行領導說了,爭取給你10萬的獎勵。杏姐,你就不要再為我爭取了。你不要再捅這個馬蜂窩了。大聰,我給你說,在職場上混,最主要的一點必須堅持原則。不堅持原則的人在職場上不會走的太遠。當然了,這個原則也要有一定的松動尺度,過于死板不行,一點原則沒有也不行。我為你爭取10萬,就是在堅持原則的基礎上做了一定的讓步,這樣我們才能有理有據,立于不敗之地。即使他們給我們穿小鞋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李感性的這一番高論,讓我喃喃地說不出話來,心里卻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李感性能打拼到辦公室主任這個位置,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她畢竟具有過人的能力,這番高論就是她的社會經驗,使我受益非淺。杏姐,你說的很對,這也許就是毛爺爺說的斗爭藝術吧!呵呵,不是也許,而是就是。老子進來色了一把,又跟李感性學了一把,來了個精神文明大豐收。我剛待轉身要出去,李感性又說道:小呂,今天要是沒有特別的事情,晚上我們三個一塊出去吃飯吧?暈,這大丫怎么也和冼梅那小丫一樣這般執著了,難道老子昨天受的罪真的白受了。由于心虛的很,竟像個橛子般站在那里沒做任何的回答。小呂,怎么了呀?哦,沒怎么,行,今晚我們三個一塊出去吃飯。我邊說邊努力將臉上的苦笑瞬間變成燦笑。呵呵,好吧!你給冼梅說聲。嗯,好的。我忐忑不安地灰溜溜從李感性辦公室出來,急得只想跺腳蹦高,這可咋辦呢?這一關難道真的過不去了?去他奶奶的,該死吊朝上,既然老子無力躲過這一關,那就順其自然吧。回到辦公室,看到冼梅在忙工作,猶豫了猶豫,我決定不和她說晚上三人一塊出去吃飯的事。如果李感性問起來,老子就說忘記了。關鍵時刻必須耍賴,不耍賴你就拉清單吧,NND。我心不在焉地坐在工位上,大腦中胡思亂想。實在不行,我就先對冼性感說:阿梅,晚上我們三個出去吃飯,千萬不要有任何的親熱舉動,別讓李主任看出來了。然后我再對李感性說:杏姐,晚上我們三個出去吃飯,千萬不要有任何的親熱舉動,別讓冼梅看出來了。估計和李感性這樣說應該沒有問題。但和冼梅這丫如此說,風險實在太大,這丫心細如發,敏感非常,敢作敢為,一旦任起性來,老子非得被她拉個清單,整不好就得被她拉成羊屎蛋子。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不能再處心積慮了,就像昨天那樣,老子費煞心思,結果白白讓老子來了個水中毒,又來了個肚疼,最后來了個拉稀。把自己折騰的夠嗆,還什么事情沒辦成,險些壞了和冼梅的好事。MD,走到哪說哪,爆風雨真要來,那就來的更加猛烈些吧!大不了老子當個海鷗,沒有那彩云伴海鷗,就來個烏云伴海鷗吧!死豬不怕開水燙,什么都豁出去了,反倒沒有什么害怕的了。心中竟出奇地平靜,NND,終于從小流氓向大流氓邁出了一小步。大流氓的至高境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寧叫我負天下,而天下不能負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TM管著空氣。看來老子這輩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在小流氓堆里扎堆了,只能當個小混混了,大流氓是可望不可及地。只能無奈地望大流氓而興嘆了,NND。老崔這B今天真是有點兒高興過頭了,別人都在埋頭忙工作,他卻時不時地哼上幾句小調調,嘴里像是含了個大驢吊,聽不清這B哼的什么調調。肖娜這丫也是滿臉的亢奮,推波助瀾配合著老崔這B的驢吊調調。MD,難不成今天這對狗男女又要上演飛人大戰?

?

友情提示:請勿長時間觀看成人影視,注意保護視力并預防近視,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版權聲明: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

免責聲明:本網站將逐步刪除和規避程序自動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權影視。本站僅供測試和學習交流。請大家支持正版。

天津快乐十分如何看号